当前位置:首页>>艺术频道>>拍卖

发布时间:2018-12-29  发布者:长江文化网  浏览次数:995

1546057000102415.jpg


“人生篆书”,就是用小篆书写中国传统人生哲学格言的书法作品。之所以要用小篆书写中国传统人生哲学格言,一是因为中国传统古代人生哲学发源辉煌于先秦诸子百家争鸣时代,而小篆亦诞生于这一时期,故用小篆这种蕴涵着深厚历史文化信息的字体书写中国传统人生哲学格言,不仅具有久远典雅之韵味,亦能使内容与形式更趋和谐完美;二是因为他对中国传统人生哲学和小篆的兴趣都由来已久。


为了使自己的人生篆书能全面反映中国传统人生哲学,从2003年开始,大隐历时数年,潜心研读儒佛道典籍,辑录、编撰了100句人生格言,每句少则两字,多不过20余字,力求都能反映传统人生哲学的一个方面,整体上可以涵盖中国传统人生哲学;按哲理、修身、待人、治学、处事、管理分类后,分别撰写出一篇600多字的感悟文章,并用小篆书写成对联、中堂、横披和斗方等形式。


《人生篆书——中国传统人生哲学精髓》不仅是一部展示书法成就的作品集,更重要的乃是一部浓缩人生感悟的智慧书;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主要不是用于“如何写字”,而是用于“写什么内容”。他以前的著作都署其本来姓名,这本书之所以署名“大隐”,是为了与以往人生篆书书法作品的落款署名相一致。按照书中说明,“大隐”一词并非取意于古人的“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尽管他本人在中南海里曾工作多年,可谓是“朝中高官”;而是取意于钱钟书先生的“敢云大隐藏人海,且耐清寂读我书”。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几年里,季羡林、张岱年、启功、钟敬文这四位文化老人每年都要邀请首都文化界数十名友人,在北京大学的勺园聚会几次;大隐每次都应邀参加,与这几位文化老人切磋学问,互赠著作,结下深厚的友谊。启功先生不仅签名赠送《启功韵语》等著作,还就人生篆书对他说过这样三句话:一是“人生篆书以中国传统人生哲学为内涵可谓‘得其髓’”—— 就是继承了中国传统书法的文化内涵;二是“要字外求字”——书法的技艺固然重要,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字外功夫,苏东坡诗云:“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三是“不要当书法家”——对这句话,他曾一度难以理解,后来才渐渐悟出其中的道理,就是不要追逐“书法家”的虚名,急功近利,而应潜心书道。


大隐一直牢记启功先生“字外求字”的教诲,人们往往较多地关注书法的艺术形态,而忽略了其文化内涵。沈鹏先生曾发出过这样的呼吁:“作为民族艺术之一的书法在热潮中实际上面临着生存和发展的危机”;“中国书法如果失去深广的哲学、美学底蕴,便失去了灵魂”。其实,中国书法从一开始就是从文人学者的笔端流淌而出,书写技艺与文化内涵在他们的笔墨中融为一体,而历史上的书法家也几乎都是饱学诗书的文人学者,所以说,中国书法的本源就是文人学者书法。季羡林先生也曾指出:“学者书法不仅讲求书法的典雅清正,而且要求书法具有深厚的文化意义,学者书法不仅是艺术,而且是文化,同时也是学者对汉字的美化和文化化。”他在书中引述了清代书法家赵之谦的观点:书法能达到更高境界的只有两种人,一是“三岁稚子,能见天质”——稚子之作必有拙味,是天趣流露;二是“绩学大儒,必具神秀”——学者之作有书卷气,系学问滋养。观赏他的小篆书法,静穆古雅之中透着浓郁的书卷气,这种书卷气正是来源于学问的滋养,难怪季老会称他的人生篆书是“学者书法之典范”。

热门新闻

精彩图片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