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艺术频道>>书画

画坛孤鹜——林风眠
发布时间:2016-12-25  发布者:长江文化网 来自:云上文化  浏览次数:895

1553516167156893.jpeg


生于山村石匠世家的林风眠,自年幼显露天赋,从小就跟随父亲行走山林之中。他常常拿起枯干的树枝,在沙土里画线条。每个不同的人,都是为了那份独特的天份来到世上,只是有人一开始就发现了自己的天份,而有的人一辈子始终不知。林风眠就是这样的一个,从小发现了自己的天份。


谈到林风眠,不能不谈他的伯乐——蔡元培。林风眠之所以从中学赴法勤工俭学,隔年转入法国高等美术学院,完全是因为受到了蔡元培带领下的新思想风气的影响。蔡元培不但有出色的头脑,也有一双锐利的艺术之眼。他当时留意到二十出头的林风眠,画里看到无“东西之分”的拘束,这番思想背后的高度,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师生一语震惊画坛



1553516177133144.jpeg


他赞扬自成一体的创新性,与当时国内的保守风格完全迥异。别人是恪守传统,依规矩成方圆,而林风眠却是超越规矩与另辟蹊径的。


1553516211870834.jpeg


他在1929年发表在《艺术丛论》的檄文《中国画新论》中直截了当地说:“传统的中国画应该告一段落!”


1553516223132920.jpeg


他的学生吴冠中,在半世纪后提出“笔墨等于零”,同样震惊画坛,两人理念如出一辙。


1553516238472575.jpeg


吴冠中这样评价恩师的作品:“独特鲜明,寓圆于方”——在有限的方形画面中追求更大的扩展与最严谨的紧缩,在胀与缩的矛盾搏斗中构成力的平衡。


艺术,是人生一切苦难的调剂者


1553516252113728.jpeg


他是有些人挚爱一生的大师,也是有些人恨极的革新者,作品被人置疑、批判。而他的价值是他去世后才被学界重新认识,到今天,接受与赞赏林风眠的人,已非当初的小众。


1553516267206595.jpeg


曾经读过林风眠传记的人,都会为此惋惜:文革之中,未免他的画作连累他人,他亲手毁画。想起他有点佝偻的背,低着头,把自己的画在水里浸一浸,然后拿起来慢慢撕掉,放进马桶里冲下去,他前半生大量的画作就在那个小小的卫生间里被毁掉了。


任何一个看过他的画,读过他文章的人,都会明白艺术,是抽水马桶冲不走的。


在他晚年作品中,悲哀已不多,孤寂的抒情也一扫而光,只有涛声般的沉吟与响雷般的呐喊。谈起中西合璧,他说:“我走的路,正是你们没走过的”。他固执地坚持:“我像斯芬克司坐在沙漠里,伟大的时代一个一个过去了,我依然不动。”从开始到最后,他只不过从艺术中来,再回到艺术去。


1553516357124460.jpeg


他临终时,吴冠中给他写过诗:


1553516379113177.jpeg


“捧读画图湿泪花,青蓝盈幅难安家,浮萍苇叶经霜打,失途孤雁去复还。”


1553516427843681.jpeg


这首诗,叫《雁归来》。